關於部落格
http://haruhikohiko.pixnet.net/blog 搬去痞客囉!
  • 77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6

    追蹤人氣

稍微體會為人父母的心情


然後他的名字原本叫白開水,據說要台語發音所以是茶/ㄉㄟˊ。
我覺得超坳口所以央求室友陳小隻讓我改掉它,謝謝你配合我的任性。

後來決定叫做螺絲(?)這名字太可疑了所以日文發音。念作ネジ。(NEJI)
又,為了尊重小隻原本取的名字所以在螺絲後頭加上茶,螺絲茶還是很坳口,簡寫是一定要的。
最後變成了ネチャ(NETYA),總之最後都叫他捏夾XD
還有他姓陳,跟他媽姓。晴彥是便宜老爸XDDD

活潑、不怕生的捏夾相處起來相當開心,
相當不甘寂寞,一下不理他就哭,不然就是跑到我主機上桌上腳邊。(現在也在鍵盤邊打盹)

不過由於三、四個月大的小貓還在口腔期,我跟小隻都被咬得很慘。
為了讓他改掉我們無所不用其極,打頭打臉彈耳朵咬尾巴通通沒用,小畜牲玩的更起勁。

甚至連青草膏抹鼻子這種有虐待動物傾向的手段都用上(還是沒用)。
最後是改成大聲喝斥加上用力打(之前不敢真出力,結果他當我們客氣)真的嚴重的話就少吃一餐來處罰。兩三天就乖啦賤骨頭!!!!

不過身為正常夜貓子,陳捏夾一到晚上就小鋼珠似的在房間裡四處噴來噴去,相當不堪其擾。
但這個沒什麼好管教的,畢竟那是他的生態。噴累了他就跑到他媽床上去睡了。

這個讓我好不平衡,我也想跟小貓睡!!但每次就算抓到我床上他也會溜回去。

我跟小隻就做了個實驗,因為捏夾平常跟我們都一樣親,沒有特別對誰態度不一樣。
我超忌妒的啦怎麼小東西就是不跟我睡XDDDDD

所以我們交換睡對方的床,果不其然陳先生認得是床不是人。流言終結。
但實事求是無聊人張晴彥不滿意,為了找出捏夾先生的睡覺點我們又交換了寢具。
結果發現捏夾跟的是被子,小隻的被子是他的菜,演完了。

還有小東西真的很怕寂寞,上廁所也會跟。
如果其中一個人睡著了(通常是小隻先睡),牠一定會去黏醒著的人,
就算其實牠很想睡也會堅持睡在我摸得到的地方。就甘心。

書桌太高牠還小,跳不上來,就會先跳上主機再爬上我的腿,
然後萬分艱辛的攀上桌面(我不會出手幫牠),只爲睡在我眼前。

喔對他睡相之難看,除了貓一定有的四腳朝天跟身體胡亂扭曲,他還會大翻白眼說夢話!!!
你到底要幹麻啦嘴巴一直動,又不是沒吃飽!(誤)


真是太可愛了!(很煩欸你)

然後小王八蛋偶爾會衝出家門,嚇死我的毛。

「把拔把拔外面好大~喔!」被抓回來的小畜生一臉天真。

然後其實我們家捏夾不吵不鬧也不臭,開玩笑貓沙天天在清。
卻還是被不知道哪來的機掰人向社區管理處舉報我們家貓吵人,我操他媽。
莫名奇妙。

理虧在先,只好搬家,所以貓現在暫住乾媽圍捲家。風聲過了再接回去。
還好圍捲也蠻愛貓的,寄養在他家他還有點開心 . . .何只有點!!超級寵貓的好嗎那個說話語氣之溫柔!!!
忌妒死我啦!!!!嗚哇啦啦啦啦啦啦!!!!!!!!!(??)

在圍捲家他也很自在,我都要懷疑捏夾神經是不是大條到過兩天就會忘記我。
不過捏夾現在學會跟人貼著睡啦(之前頂多睡在稍遠的腳邊)好可愛!!!!

蠢把拔心得先到這邊,下面是傷心的貓回憶記事,可以別看。



























我想到已經離開我的波波。
 
 
她剛來的時候我還在讀小學,連她一開始是什麼樣子都幾乎沒有印象,
好像小小髒髒的.阿公會釣魚給她吃。
 
後來就養胖了,是美麗的灰藍色長毛,圓臉圓眼睛一副高貴樣,事實上也是很高貴,
當初我年紀小,以為長毛貓都是波斯所以取名波波,結果其實是金吉拉,而且是少有的藍色,
十多年前那肯定相當高價,但波波選擇了我們家,我想是從前一戶逃出來的。

聰慧高雅,沒有其他形容詞,不用多久波波就記住了自己的名字跟家裡所有成員,
甚至懂得離比較不愛動物的阿嬤遠一點,跟我最親。

我甚至從來不是負責餵養她的人.但她跟我最親。
 
然後她長大,不用隔年就生了第一胎,我記得是黑白乳牛色的小貓,好像沒有多久就夭折了。
 
第二胎有四隻小貓,兩隻黑灰虎斑的男生跟兩隻岱帽的女生,
生產頭幾天該是母貓最充滿警戒心跟攻擊性的時間,
但第一天波波就毫無妨礙的讓我抱抱小貓,之後也一直如此。
 
小貓好小,在掌心裡一點點而已,眼睛未開醜兮兮,卻又好可愛。
 
然後一直想結紮的,波波卻不停懷孕,小貓都大得可以結紮了卻只有她一直生。
四胎?五胎?我甚至記不住。
 
除了她怎麼樣了其他我什麼都記不住。
 
於是她老得很快,毛髮失去光澤,跳躍力也再不如前。
但她仍然高貴,家中最高的角落只有她有權躺臥,子女們一率敬畏她。
 
說到敬畏我就想到,貓其實是一種沒有節操的生物,父女兄姐都可以快樂的一起來繁衍。
波波以外的小母貓都結紮了所以範圍外,沒有懷孕疑慮的公貓理所當然的都沒有結紮。
 
結果有一次有隻小王八蛋想上她媽,生物學上理應會接受的波波卻狠狠賞了不肖子幾個巴掌,
然後才是一頓像貓一樣的撕抓式痛打。
我當時在場,波波真的是先賞耳光然後才像隻正常的貓一樣開始扭打,
不肖子根本不敢反抗就夾著尾巴滾了。
 
我也很懷疑我的波波到底是不是一隻貓。

但她還是衰老著,聰慧倒是一如往常.沒事隨便叫她的名字還會被瞪,
不過只要我心情不好她總是願意陪在身邊。
 
最後她開始演失蹤計,一週不見一天,然後兩天.越來越多,
直到家人開始對她的消失習以為常,也有了心理準備,只剩我等在院子裡。
 
偶爾回來的波波衰弱的令人害怕.她好愛乾淨的,卻任由自己的毛彭亂糾結,還沾著奇怪的髒污。
 
然後有一天,跟你想的一樣,她再也沒有回來。

我覺得這是她聰明的一輩子裡作過最蠢的事。
 
長痛不如短痛,妳偷偷不給人看最後一面我也不會比較不難過。蠢貓。
 
我什麼都記得,我好想妳。
 
妳只讓我抱.表妹都很怕妳,發現我敢抓妳在懷裡她們好崇拜。
 
妳喜歡被按後腳肉球,粗粗刺刺的。
每次我按妳就會很開心的抱住我的手吸吮,好久好久都不放開.有一次還睡著,我只好站到兩腿發酸。
 
然後這還只能在四下無人的時候做,如果附近有其他人妳會瞪我然後跑掉。
 
妳的蠢孩子們都喜歡被腳蹭蹭踩踩一副舒服相。
 
只有妳,腳還沒伸過去妳就一臉不齒跑掉了。偶爾還會打人。
 
妳身上只有肚子的毛是捲的,軟軟的很舒服。
 
妳不讓我拍照.很奇怪死都不看鏡頭。
妳的毛色不常見,我偶爾才在你水管看見一隻。
結果我眼淚沒有兩秒就開始亂掉,那隻貓還沒有妳漂亮,是扁臉醜波斯。
 
我打不下去了,我好想妳。
都是妳不給我看最後一面害我要氣妳一輩子,給我記住。

我好想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