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http://haruhikohiko.pixnet.net/blog 搬去痞客囉!
  • 77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6

    追蹤人氣

捷足先登

 




  Malik
想起,自己從未真正恨過Altair,即使他們自情同兄弟的童年到漸行漸遠的青春期、甚至形同陌路(或許更糟,他們很少停止爭吵)的現在,Malik一直沒有真對多年來的手足(雖然沒有血緣)像他表現出來的苛刻那樣深惡痛絕。
  但Kadar的死亡的確是Altair的傲慢一手造成。鐵一樣的事實讓Malik心碎,他完全視為兄弟(不、小時候那個不幸的出軌肯定只是個荒繆的意外)的這兩個人之間被絕對的生與死畫出了深遠的間隙,似乎永遠也不會被填平。自己卻確實的原諒了Altair
  
  他知道深深仰慕著AltairKadar肯定不會怪罪自己的寬恕來的如此輕易,幾乎在低低地垂著頭的Altair連眼淚都來不及掉下來前Malik就已經接受了他的道歉,一切迅速得似乎讓Altair對於自己的愚蠢有多少悔很都還沒出口似乎就結束了。雖然Malik知道,Altair真的是有那個意思道歉。反正他的自責不該無止盡的循環下去,那麼搶先原諒他也不算什麼。
   
  Malik心底明白的很。

  會持續下去、永遠無法原諒的,是發覺了兄弟應有以外的情感還任其茁壯發展的自己。

 

 

 

 

AltairMalik 【歸鄉】

 

  男人出現在馬西亞夫的阿薩辛總部時,除了牽在手裡的兩個孩子,看起來跟當年幾乎沒有什麼改變 。或許是發生得太突然,正在廣場巡視學徒狀況的Malik只是做不出任何表情地張大了眼睛。Altair看起來同樣有些不知所措,他揉揉身邊孩子的小腦袋,然後給了Malik一個稍嫌僵硬的笑。Malik伸出手要與Altair交握,卻被對方扯進懷裡。當Altair把臉埋進他肩窩。第一次,覺得黃昏的陽光如此刺眼。他們同時這樣想。

  「你回來了,我的手足。」「嗯。Safety and peace, my brother.」許久不見的他們像兄弟般緊緊擁抱。直到兩人都覺得自己的眼眶已經丟臉的酸燙起來時才有點狼狽的放開。

  於是帶著孩子的男人理所當然的留了下來。

  神秘兮兮的私語在馬西亞夫悄然竄起,像晚秋若有似無的蟲鳴。整個組織上下都對他的經歷非常好奇,不分學徒導師、刺客們人人交頭接耳。但死亡天使、傳說中的最優秀首席刺客Altair的話並不多。尤其絕口不提隻身回鄉的詳細。Altair將年幼的孩子們託管給組織(主要是Malik),然後默不吭聲的開始埋首於伊甸之實的研究。

a

   這天下午天氣很好,辦公室桌邊巨大的簍空落地窗前,Malik若有所思的看著窗外撒進來的金黃色暖陽。午後的舒適溫度讓他忍不住走到後園,追逐笑鬧的孩子們從他身邊跑過時不忘對敬愛的老師炫耀自己今天的戰利品。

  「老師老師我今天贏過他了喔!!」「少來啦你作弊偷跑!!」「才沒有咧明明就你退步自己不甘心!」就像他自己跟Altair小時候的長老做的那樣,Malik溫柔的笑著提醒孩子們注意安全。
  「欸、不好意思。」他叫住一位女侍。「...可以請妳幫我個忙嗎?」

a

   於是那天,在傳奇的刺客回到總部之後不久,阿薩辛的獨臂首領忽然剪去了這些年其實是為了在組織裡佯裝威嚴而蓄留的頭髮跟鬍子,年輕得要讓人懷疑是不是Malik偷偷動用了伊甸之實(當然是沒有)的他出現在眾人面前時引起了一陣小小騷動。嚇壞了一票學生。

  「歲月之神也蠻寬待你的嘛、Malik。」驚訝得難得從資料裡抬頭的Altair只得這麼反應。

  「我跟那時並沒有什麼不同。」是的,在Altair離開之後。只是輪廓變得稍微深沈、留起頭髮、蓄鬍、表情帶著柔軟威嚴的Malik,不管外型怎麼變化,其實裡頭還是那個喜歡書、研究地圖、興趣是刁難Altair的耶路撒冷管區長。春暖花開時港口的大船出航,留下藏在民宅樓底分部難堪的沉默、空氣中層層沈積著的什麼壓垮黑鷲隻翼的沈重...以及自己未曾改變的軟弱。Malik到現在才終於察覺了自己一直有個部份無意識的停留在Altair離開的那個當下。外貌的改變只是自欺欺人的偽裝。

灰土色的方磚沿原木骨幹夯實拱形長廊。拱柱外直接天井,間或著小徑通往要塞內各處,阿薩辛的建築向來簡樸紮實,崇尚機能性。Malik慢慢踱在拱柱間,涼銀色的月光斜斜照在腳邊,拖出長長一片陰影搖曳,他駐足昂首,自語的嗓音幾不可聞。「...這幾年我都在幹嘛呢?」

  他的時間終於開始轉動。 

a

不過除了日子過得比較有真實感,Malik的生活作息倒是沒有什麼更改。指導後進,提攜晚輩、一樣的委託處理不完、作奸犯科的白痴跟為虎做悵的蠢貨也一樣總是怎麼殺也殺不乾淨。世界真是一如往常和平。Altair在一回來便開始廢寢忘食做研究,他們幾乎沒有什麼交談。一直到接近兩個月後才肯開口提自己的事。

  「喂,吃飯。」Malik在資料間門口對簡直快在椅子上生根的Altair說。Altair浸淫在研究裡的樣子像是剛學會新遊戲的孩子一樣專注、反覆、一遍又一遍的埋頭於各式資料中,差的就只有他看起來完全不帶任何新鮮的狂喜,只是把自己不帶保留的投身於大片羊皮紙捲語手抄書的海裡。資料間一角的蛛網織得有男人兩個巴掌張開那麼大,Malik幾乎想用肥美來形容那隻神采奕奕地在縱橫間巡梭的蜘蛛。

  「...MalikMaria......死了。」一鳴驚人,Altair一開口就是爆炸。

  「...我想也是。我很遺憾。」雖然忽然得莫名其妙,但Malik在滿室生塵的門口聽得很冷靜。一個大男人,有妻有家有小孩卻隻身失意落魄(雖然Altair的表情不明顯,大概只有熟人看得出來,而Altair在馬西亞夫的熟人目前只有Malik。)的帶著孩子回鄉,不是被甩就是出了意外。Maria是那樣強悍的女性,怎麼樣的劇烈爭吵估計也不可能讓她把小孩拋給一個粗手粗腳的刺客,那麼所有的可能性理所當然的要往最糟的狀況揣測吧,自然而然的。而脫口而出的弔詞幾乎是言不由衷。

  其實對Malik來說,最意外的只有Maria身故的比他想像還快,不得不說人出來混總是要還,身為刺客他從來就不期盼家眷親屬能夠平安終老。生病?仇殺?她死得痛快嗎?Altair當時是不是陪在她身邊......算了,那不重要。反正Altair回來了,管她怎麼樣。Malik非常沒有天良的這樣想。總之Altair是在這裡。其實如果願意,他可以有其他很多選擇,繼續旅行或乾脆隱性埋名做他的死老百姓什麼的,也許做點小生意維持生計,手巧如他那肯定非常容易。

  但他現在在這裡。尋求的是Malik的幫助及溫暖。

  肯定什麼都無法改變他們曾身為刺客的血緣與糾纏,世世代代地。於是無論如何,就像MalikAltair離開當時他絕望卻準確地預測的他總是會回到自己身邊。

  Malik忽然想起,很久以前,已經忘記在哪裡聽到的:據說人會笑是因為感覺到意外。Malik悄悄地勾起嘴角。小心地不讓Altair發覺,完全沒有意識到其實自己陰沉的糾結除了灰暗的纏死了Altair,也同樣讓自己動彈不得。誰也沒有注意到,角落的蛛網上撞進了一隻蛾,而網子的主人欣喜的慢慢向獵物逼近。 

a 

  「Kadar跟小的怎麼辦?就讓他在這裡長大好嗎?」 Malik再次開口。實在不是他要自己洩組織的氣,但既然小孩子不是落得無家可歸、舉目無親的田地,那麼讓他在血腥暴戾的刺客組織長大就絕對不是個好主意...想到這裡Malik又閃了神。

  Kadar...Malik絕對忘不了那天Altair介紹小朋友時自己有多錯愕。天殺的蠢鳥。Altair居然給自己的小孩取這樣沈重的名字。
  對毅然決然拋下一切──包括自己──離開組織的Altair用亡弟的名字給自己的孩子取名。Malik感覺複雜非常、憂喜參半,喜是Altair終究沒有完全切斷他們的關係,卻也鬱卒Altair對自己懷抱的罪惡感明明是如此揮之不去,卻還不是跟Maria天涯海角跑了個乾淨。光是對自己罪惡感有個噴用。
  「...我一個人...沒辦法照顧好。」看不出來在想什麼的Altair終於出聲,面無表情。事實上,他的確毫無自信可以平安的養大一個孩子。原本就孤苦伶仃的在沒有得到溫暖過的情形下被送到組織裡的Altair有大半的童年回憶都相當慘痛,這個陰影讓他在面對Maria的驟逝時非常無助。這句話等於Altair承認自己對於教養接近放棄與顯然的依賴。

  「你就抓去當學生也可以。」Malik得到了一個完全讓他聽不下去的答案。Altair的語氣木然像是他們討論的是晚餐要吃什麼而不是決定他親生血肉的去留及未來。

「你說得輕巧!這未免也太不負責任!」當組織裡的學徒的意思,就等於是要父親明明健在的孩子去面對他們這樣大半生舞槍畫戟、血腥殘酷的世界。於是Malik馬上就生氣了。又不是沒有長輩教養!鰥夫的自暴自棄也要有個限度!

  「...隨便你怎麼想。」Altair轉過頭,不去看Malik的臉,之後就不願意說話了。

  「..........!」

a

  那之後,Malik氣得再也不想跟Altair說話。孩子們的教養暫時就由他扛下(其實原本就大多是他在看顧),雖然小朋友很乖,但身為首領的Malik簡直忙得抽不開身。太棒了他完全可以不去理Altair那個混帳。直到所有人都來跟他抱怨Altair的作息崩潰得令人看不下去,形容悽慘憔悴。本著職責(其實只是不想在資料室裡收屍),他只好去看看。

  剛入夜,點著昏黃燈油的資料間中只有羽毛筆的聲音沙沙作響,在一排排高聳書架裡,伊甸之實在Altair桌上亂七八糟的羊皮紙卷跟線裝書堆中微微發光。什麼憔悴得很可憐嘛,根本只是臉色很難看罷了,那什麼表情啊,又沒有人欠他錢。Altair整個看起來健康得很,Malik實在很想啐個幾聲。反正他根本也快進化成植物了,只要靠伊甸之實行光合作用大概就可以待在這過上個一年半載沒有問題。他偶爾帶Kadar他們來澆個水就好。Malik在他身後依著門悶悶的想。
  「喂。」Malik無奈的先出聲。

  「幹嘛?連你都要來說教嗎?」Altair當然知道Malik早就站在他身後,他只是不太想應聲,這個遇到問題就充耳不聞的能力從很久以前就讓他發揮得淋漓盡致。

  「要不是Kadar問我爸爸會不會一生黏在椅子上拔不起來我才懶得管你去死。」
  「..............
  「Rafiq要我問需不需要做幾個尿壺給你,乾脆連排泄都不要出去。」
  「...這不是他講的吧。」「喔喔原來我低估了你的智商,真是對不住。」

  「這樣有比較輕鬆嗎?」Malik不耐煩起來。Altair終於回頭面向他,但頭低著,帽子下的眼睛似乎完全不是看著他的方向,好像他面前的地上有什麼有趣表演似的看到目不轉睛。

 「什麼都不管,好像就可以當作MariaKadar都是沒發生過的事?」
  「要是讓你研究出伊甸之實有記憶消除的功能就爽了吧。」Malik的耐心告罄,他忍不住狠狠的嘲諷眼前心不在焉的雕像。
  「你懂什麼!」椅子哐啦一聲翻倒,Altair猛然站起,狠狠推了Malik一把然後揪著他的領子說不出話,背著光,昏暗的書架間Malik看不清Altair的表情。

 「我、說、你、是、一、個、白、癡、!」Malik也跟著不明所以的火大起來。出口的爭吵言語層次很低但揮出去的拳頭就完全不是那回事。Altair在臉還沒去跟地板熱情接觸之前就被一記膝擊止住落勢,接著又是攔腰橫來一腳。還好他晚餐沒吃什麼,不然吐出來弄髒了資料大概會當場被砍頭。在內臟翻絞的鈍痛中Altair只來得及這麼想。

a

真的很痛...Altair沒空管發燙的嘴角是不是腫了還是破了怎樣,接過Malik幾個掃腿(十分有力),他們小心翼翼在盡量不毀掉資料室(但是書架不停被撞歪,Altair還被書砸到頭)的情況下大打出手。書架跟旁邊的倒楣的桌子不停被他們波及而嘎吱嘎吱的響。

其實這還滿蠢的... Malik一邊狠踹Altair小腿(Altair痛得臉皺成一球)一邊覺得,兩個大男人(還是組織裡拔尖的人物)在不能出聲的夜裡(因為不是半夜,附近還是有弟兄走動)綁手綁腳的在資料室一邊疵牙裂嘴一邊想盡辦法痛毆對方是怎麼樣一個低能的畫面,被看到的話大概要從明天起讓整個總部的人笑上十年。就在Malik考慮不幸被看到時應該怎麼滅口才安心的問題時,Altair已經偷到一個空子將他一勾一拳翻倒,順便不落人後的出口嘲諷。

「啊哈!管區長升職之後辦公室坐太爽了嗎?肌肉都萎縮啦?貓發飆也不過這樣。」一邊努力利用體重壓制MalikAltair言不由衷的講,失去左手的Malik顯然有為補後天不足而做了相當的努力,幾個乾淨俐落的跳踢其狠辣讓Altair慶幸自己四肢健全──而且Malik看在相識一場力道有放輕...(大概吧,被踢到的地方還是好痛)...真的被踢中肯定不是開玩笑的。

「哼,我看你才丟臉吧,堂堂前任首席手腳鈍得連我一個肌肉萎縮的半殘都可以痛揍你,你最好不要去廣場帶實習,打輸了難看。」Malik回敬更殘忍的話語同時試著從Altair該死的牢靠壓制中反擊,他媽的不是離開了幾年嗎為什麼還這樣頑強...兩個男人就這麼不上不下的在地上膠著著,在誰也沒有討到便宜的情況下開始了新一輪層次更低的爭吵。「幹!」「怎樣!」「怕你嗎!」「來啊賤人。」「操你媽咧!」「順便跟我爸問好啊。」同樣動彈不得的兩人出口的髒話越來越粗俗,幾乎將所知的各地方言全數傾倒於爭吵......但當詞窮後馬上隨之而來的是難堪的沉默。

 ....我還以為當年狂傲跋扈的混帳Altair在大導師那件事之前就脫胎換骨過了...!」Malik臉上寫滿失望與複雜,為什麼回來?為什麼是這個樣子?

.............!」Altair放開對Malik的箝制,眼裡比不甘更多的居然是驚惶與無助。他甩頭離開資料間步入黑暗,他們誰也沒有再看過誰一眼。

 如果不是流寇在這時候襲擊當區管區長不在的大馬士革分部的話。

 總部裡沈靜的空氣被慌亂的腳步聲攪亂。一臉緊張出現在接待廳口的門徒看起來沒什麼大礙但急促起伏的胸口、汗透的灰白制服跟嘶啞的嗓音透漏出他的無措。

「大馬士革分區失聯!」「怎麼會!」「聖殿的殘黨嗎?」「管區長在這裡啊?」「那些王八蛋趁著管區長不在摸進來的!」「損失多少弟兄?」「不知道!大夥分散了!」

   「啊哈那些豺狼按耐不住了呢。」理應十萬火急的情況...Rafiq看起來卻有點幸災樂禍。「所以大馬士革的弟兄們集結好了?」「是啊,辛苦那些資淺的弟兄驚慌一場了。」居然連Malik都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Altair搞不清楚狀況了。

 聖殿武士在七年前Altair的手下潰不成軍,一些偏執的餘黨花了好些年在大馬士革與阿薩辛總部所在的馬西亞夫間悄悄結群,但沒有能力直接挑戰的他們在蓄精養銳的途中處處受挫、遭到輕視,沒有人承認他們的立場,幾乎可以說是孤立無援。見棄於神的他們於是像被水流一點一滴侵蝕的石頭般慢慢忘記了過往的信仰、堅持、驕傲,真理的衛士扭曲成一群擾民的流寇,沒有被各城的軍衛徹底圍剿是因為唯一沒有被磨滅的只剩身體還記得曾經的驍勇,但這點也在阿薩辛的制衡下被漸漸削弱,他們只能抓著好幾年不曾動搖的大馬士革管區長難得離開可能出現的防衛漏洞,是已經不知道為何堅持的爭鬥裡唯一也最後的機會...

 不過Rafiq的離開只是幌子,阿薩辛早掌握對方據點,窮寇莫追的道理大家都知道,既使阿薩辛有直接殲滅敵人的把握也必定是一場損失不小的惡戰。於是就成了這樣的情況:Rafiq鎮守大馬士革期間三不五時游擊,不間歇的壓制但也不完全逼死對方,造成僵持數月的壓力--餘黨們無法動彈卻也不能放棄據點。Rafiq趁著Altair回來的機會多次假探視之名離開,甚至不需刻意放出消息,演出來的空門就這樣彷彿歡迎般大開,而趁機想要一口氣解決大馬士革阿薩辛勢力的那些盲信者自然蜂擁而出,接下來各個擊破就是刺客們的分野了。

 「所以現在?」「你的人專心解決跑到大馬士革的傢伙們。」「他們的賊窩估計還剩多少人?」「不到四分之一,大概十多個。」「你回去坐鎮大馬士革。大概兩、三組人可以解決剩下的。」MalikRafiq說。「喔我忘記講之前幾回探人回報,他們的傷員在上次游擊時就是這個數字,我們的兄弟越來越優秀了。」Rafiq笑得燦爛。

 「那麼精兵吧,一組人去收拾就好。」「難得喔,首領要親自去活動筋骨了?」

「不能讓手腳放著生灰塵啊。」Malik終於轉向Altair。「走嗎?刺客大師?」

A

夜色深濃,MalikAltair雙騎並駕齊驅在人煙稀少的林道上,或許是即將面臨許久未曾的戰鬥,Altair覺得鼓譟衣袖的風裡有帶著腥味的熱意,令人說不出是期待還是難耐。

聖殿殘軍的據點落於大馬士革與馬西亞夫中間,單程大約在計時沙漏翻轉兩次後一半刻度不到的地方,若是多備馬還可以更快。距離上看似是容易被兩方阿薩辛包夾的險處,但實際上對手也不全是笨蛋,歪斜搭起、處處補釘的寮寨地勢略高,背鄰斷崖,面向深林,算是易守難攻的好落腳,也正是阿薩辛決定慢慢消磨對方的主因。Malik在途中向仍有點摸不著邊際的Altair做了情勢的大致說明。「那等Rafiq到大馬士革他那邊不早就什麼都演完了?」情勢幾乎是對阿薩辛一面倒的有利,難保敵人看風向不對就腳底抹油。實際上來通風報信的資淺阿薩辛從大馬士革趕來的時間再加上Rafiq趕回去搞不好天都亮了。

「那也不盡然,他們咬得可緊。」Malik說得果斷,「有那麼執著?」Altair對纏鬥的可能性不解,對方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勝算的,上策應該是保全團隊的信念、躲過危機後養好人馬再戰,阿薩辛的優勢在隻身潛行的單兵可以默不作聲的摸掉鬆懈的任何人。團體戰則應該是軍隊的長處,如果能夠好好集結人手、養精蓄銳,那麼對阿薩辛而言不利得多,殘軍們卻選擇一滴一滴的耗損自己。「很扭曲吧。」Malik促狹的笑,Altair卻覺得他笑的是敵人之外其他什麼。事實上Malik的的態度從一開始他回來後就很奇怪(雖然回來前究竟Malik是什麼樣子他也不清楚)還想著該怎麼開口時,兩騎不知不覺已經接近目的地,森然的城寨就在眼前了。

 

A

 

沒囉!其實再來就是故事高潮了不過像樣的大綱只寫到這裡,整個故事這樣也差不多2/3了吧?

篇幅大概是一半,順利的話我想挑戰真槍實彈上車漫畫(嗯咳
男人們的相處被我想像的很低級ㄉㄅㄑ~
不過晴彥沒什麼悔意因為我心中這兩個在人前很冷靜穩重成熟都是騙人的啦堂堂青梅竹馬哪有什麼矜持可言XD

讓我想到農曆年時跟媽咪回北斗鄉下阿公老家時席開五桌的親族們(這數量真的很驚人)
那些都已經而立、不惑之年的叔伯姨嬸們互相狀似可愛的「哥哥、姊姊」的稱呼真的會讓人感覺很青春,
每個大人都像回到小時候的表情好可愛,就會感覺到果然他們是小時候一起長大的這樣,有夠溫馨。
哇啊我表弟的孩子都這麼大了!誠威猛!(絕對不是我年紀多大的問題,幹我才22!)

好誰管什麼先有後婚啊跟表弟不熟啦(喂)來講被我掛掉的瑪利亞小姐好了XD
從遊戲裡很容易看出來阿呆喜歡剽悍兇猛的型,無論性別。(不過這句話就是腦補了)

如果我是瑪利亞,遠行大概很大一部分少不了她的主意,Malik的存在太強悍也太有威脅性。
插瞎我用鼻子也聞得出來這兩個男人有問題--A呆是不明顯,
但管區長的有容乃大實在是超過(我認為的)男人對兄弟的忍讓了XDD
在一起的淵源又非常深遠、Malik認真起來搞不好搶不贏啊(爆)早點把老公拖遠一點比較實在。
接下來就是同人萬歲的部份了,瑪利亞受死吧!!!妳只有會生孩子這點贏人家啊←超廚發言。

孩子取做Kadar就完全是我的惡趣味了,不欺負他們讓他們糾結一下我會死XDDDD
這裡還有一個片段算是補遺,本來是要放在正文(?)前面的,
不過用文字文件編輯的東西貼到天空段落格式會跑掉還弄半天不回來,很詭異,
我就惱羞了隨便放放啦大家看過就好(欸

好我成功的挪到前面了

Malik你到底在自己在糾結個什麼勁啊!
整篇文看下來很多地方情緒交代超隨便的XD好吧畫圖果然才是我的本業XDDD

 --------------(9/1補了零落東西)---------------
大BUG發現!Altair起碼有兩個孩子我卻只寫了一個!!!救人啊!
暫時改成複數了不過老二的名字我想不出來啊啊啊啊!
然後我異常的想丟兩個刺客上戰場所以製造了個看起來很可疑的流寇團
嗚呼雖然到時候畫成漫畫時我一定會後悔幹嘛要有武戲XD
喜歡看跟想像跟實行力之間的溝渠有點深啊X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